龙域战神 第479章 去闯荡大荒吧

2020-02-15 19:40:14 来源: 红桥信息港

龙域战神 第479章 去闯荡大荒吧

82_82410“为何睚眦(厉鬼),可以复活?”叶青城不甘心地问道。

“他早在几万年前,就是一个魔鬼了。”青羽説道:“他并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生命。老爷子不屑以他那种方式活下来。”

很显然,这条宽阔无边、漫无尽头的涛涛巨河,就是所有灵魂的归宿——冥河。冥河自东向西流淌,东源端是无人知晓的神秘之境,西端尽头是地府之门,一旦灵魂通过地府之门,就进入地府了,在那里,魂灵会接受洗礼、净化,抹去前世一切,才能转世投胎。

“哎,恩人若不是把一颗蓝莲种子,送给了我。”空叹息着説道:“也不会落得如此惨境。”

蓝莲种子开出了一朵蓝莲,就是空的身体,它赋予空生命,是世间已知的一种可以将人灵魂从地府召唤回来的圣物,具有起死回生的神效。

随着越走越近,叶青城的脚步逐渐变得沉重起来,他的目光在那道苍老、瘦骨嶙峋的背影上,再也移不开了。

当走到云天身边,青羽俯下头,对他附耳轻语道:“主人,青城来了。”

所有人都停步于十丈开外,唯有叶青城迈着沉重的步伐,心酸地看着云天被绷带与锁链缠绕的身体,一步步走过去。

叶青城走到云天面前,双膝缓缓跪下,仰头看着云天。这位,就是名声响彻天下,为万物生灵熟知的传奇人物,有史以来可以与驯兽始祖冥火齐名的伟大兽王,如今天下军团云氏的!可是,却没有梦境中那爽朗、慈祥的笑声,也没有那如爷爷般的清瘦容貌。他就像是一尊木乃伊一样,干瘦如柴,被绷带包裹得剩下一双微闭的眼缝,身体中几乎没有任何气息。

云天的双手中,捧着一只黑色小匣子,上面印着一道古朴、沧桑的青龙图案。

“师父。”看着他狼狈的模样,叶青城轻声呼唤道。曾经无数次,他幻想过师徒见面的情景,然后,他却从未想过,真正的相见,会如此悲凉。

无声间,云天微闭的眼皮,缓慢地睁开一条缝隙,露出他浑浊的、令人心酸的眼睛。他眼神很虚弱,似乎都很难看清楚叶青城的长相。他的手臂吃力地动一下,但没有抬起来,倒引起束缚在他胳膊上的黑色魂锁链响动。

“这是青龙魂的封龙印,快接住。”青羽小心翼翼地看着云天,并对叶青城説道:“主人,送给你的离别礼物。”

叶青城急忙伸出手,接住那只黑色古老的小匣子,将它放在面前,然后仰头看见云天。

云天吃力地伸着手臂,想抬起来。叶青城立即捧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

只见,云天那浑浊的目光中,透露出一抹慈祥和欣慰,干枯的手掌放在叶青城的脸上,就像是轻抚自己亲孙子的脸颊一样。

“谢谢你。”倏地,一道微弱、飘渺的声音,仿佛来自云天的灵魂,道:“陪爷爷度过五年时光,让爷爷在的孤独里,见证你的成长。”

蓦然间,叶青城眼睛一酸,泪水簌簌流下。他不停地摇头,悲痛得泣不成声。

的离别,云天没有给他压力,没有叮嘱他的使命,没有对他训导,而是用爷爷的口吻感谢他。

“不要难过,悲伤会让生命失去光彩。”云天用飘渺的魂声説道:“珍惜每一个在乎你的人,懂得分享。”

“嗯!”叶青城双手握着云天枯瘦的手,重重地diǎn头。

“爷爷要走了,所有驯兽术,都被雕刻成碑文,放在梦眼中,有空多回去看看。”云天虚弱地説道:“好了,擦干眼泪,站起来,送爷爷离开。”

叶青城擦去泪水,不舍地将云天的手,放回到原来的位置,缓缓地站起来。

“主人,还有什么事,要交代我们的吗?”青羽轻声问道,眼中已然蒙上一层水雾。

“救出阎王。”

“一定诛杀睚眦,救出水阎王!”青羽郑重地diǎn头,道:“还有吗?”

“听师兄(青火鹤)的话。”説完,云天如耗尽力气一般,停顿了很久,方才再次説道:“人类是苍天的赐予大地的宠儿,不该灭绝。”

“只要我们还剩下一口气,就绝不会让人类灭绝。”这时,青火鹤走过来,用苍凉的声音笃定地説道。

云天轻轻diǎn了一下头,愧疚地説道:“师兄,师弟先走一步了。云氏,就交给你了。”

而后,云天与所有人一一道别之后,便缓慢地闭上了眼睛。

这时,空猛地飞掠到涛涛的冥河上,将手中的钵盂丢到冥河中。刹那间,钵盂中的青龙祖魂,凝聚成一朵巨大的青莲状舟,漂浮在浊黄色的冥河水中。同时,大地藏则小心翼翼地将云天身体托起,放到那青莲舟上。然后,它如一头硕大的章鱼般,一头扎入冥河水里,游弋起来。

空飞落到青莲舟上,一手拿着长棍,一手竖掌于胸前,对岸边的所有人説道:“诸位,恩人赋予我生命,此行如果我能顺利找到神秘之源,寻得解脱死亡之术,便将恩人完好地送回来。如果失败了,我会将恩人的灵魂安全送进地府之门,并将他的身躯带回来,到时我们再讣告天下。在没有结果的情况下,希望诸位不要与修罗海爆发大战。”

“有劳了。”青火鹤苍凉地diǎn一下头。

原本,叶青城以为空会驾驭龙莲青舟,顺着冥河水,将云天送向西方的尽头,送入地府之门。结果,空却如撑着一片扁舟,左右撑着长棍,驾驭着龙莲青舟,逆着涛涛向西的冥河水,艰难地划去。大地藏仿佛一头怪异的大章鱼,游荡在龙莲青舟,护送着它缓缓消失在汹涌的浪涛中。

叶青城震惊地转过脸,看着身边的柯儿,一时没有搞明白情况。

柯儿的正伸出纤纤玉指,拭去眼角的一滴泪痕,她的眼泪仿佛兰花上的清露。

一只温暖的手掌,放到叶青城的肩膀上,青羽面带一抹安慰的笑容,道:“这次不是诀别,老爷子还会回来。”

“冥河根本就没有尽头,也没有什么神秘之源。”此时,喝得醉醺醺的裂风,苍凉地説道。

“你没去过,也没有人去过,怎么能确定没有神秘之源?”青羽沉声説道。

“别自欺欺人了。”裂风説道。

然而,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一向温和、尊重前辈、兄长的青羽,竟然勃然大怒,他猛地转过脸,一把抓住裂风的衣襟,狂暴地咆哮道:“没人去过,为什么就不能有?!”

“这种飘渺的东西,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裂风迷糊地冷笑一下,往昔的帝王风范与冷峻威严,已然无存,就像是一个万念俱灰的醉徒一样,道:“我们堂堂云氏,竟然沦落到这种天真可笑的地步。”

“可笑!”青羽怒视着裂风,道:“主人缔造多少奇迹?!”

“你以为,只有你无法接受!”倏地,一向冷峻的裂风,也如醉鬼般咆哮起来:“你以为我甘愿承认这一切?醒醒吧!留着你的力量,明天就杀进修罗海!”

此时,每一个人心中都承载着巨大的悲痛。特别是云氏双翼裂风与青羽,他们遇到云天时,都还只是在弱小的雪雕和青头信天翁,是在云氏的栽培下,他们才有今天的传奇。不仅是他们,在场的谁都无法接受云天,就这样消失在天地间,从此空留一段段传説。

倏地,一直站立在冥河边,遥望着涛涛冥河水的小扁,仰头发一道道苍凉、尖锐的啼叫声,声音中包涵着无尽的悲凉与不舍。

它的声音反复地回荡在这幽暗的地下空间,令人闻之心酸。

青火鹤遥望着涛涛冥河水,青龙莲舟早已消失在东方。良久,他转过脸,对所有人説道:“蛮王,青羽,裂风,你们三个,从今天开始,留在大陆上,哪也不能去,谁若敢冒然靠近修罗海,我打断他的腿!大荒中的事,交给左目与柯儿处理。”

“水阎罗怎么办?”随着云氏的灵魂离去,天目虎心中的悲恸转化为涛涛怒火,恨不得彻底倾泻到修罗海里。

“他是我师弟,我替你惦记着。”青火鹤説道:“你们三个随便一个,招惹修罗海,就会爆发左右人类命运的终大战,我们可以战死,但若招致一片人类大陆沦陷,我们就是永远的罪人。”

青火鹤的声音虽然不大,却悠远沉重,无人可以违抗。説完,他对柯儿説道:“给姜城主(大荒英雄城城主,人间四大强者之一),黑火龙帝(龙族统治者,人间四大强者之一),分别送去一封邀请函,我要与他们见一面。”

“嗯。”柯儿懂事地diǎn一下头。

“左目。”鹤老走到左目极光面前,道:“睚眦复活了,但是,他恢复到什么程度

,我们谁都不知道,想办法探查到他的实力。”

“好。”左目极光磕了磕烟锅。

而后,鹤老将目光转到冥河边,叶青城与小扁站在一起,如雕塑般傻傻地望着涛涛的冥河之水。他走了过去,慈祥地説道:“孩子,收起你的悲伤,你的路还很漫长,回去准备一下,追寻你师父的脚印,去闯荡大荒吧。”。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