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分集剧情介绍1323集

2019-06-09 13:14:55 来源: 红桥信息港

调理小儿脾胃虚弱的药
小儿脾胃虚弱的症状
小儿脾胃虚弱饮食方

下面是解密分集剧情介绍(集),接下来一起看看以下相关介绍吧,希望能够对大家有所帮助!

第13集 - 无力回天安能亡 金珍算题秘密曝

出于对安能的尊重,除了翟莉之外的其他人都离开了病房。面对泪流满面的翟莉,安能温柔地笑着,他终于说出了一直想说的话。他很想喜欢翟莉,很想回应她的爱,但他不敢,因为他是注定要为国家牺牲的战士。翟莉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她哭着求安能好好地活着。在停止呼吸之前,安能告诉翟莉,他每次出任务都会写一封遗书,每一封遗书都是留给她的。说出这个秘密以后,安能永远离开了翟莉,整个病房里都是翟莉的哭喊声,撕心裂肺,揪着每一个人的心。

701没有向外界公布安能牺牲的消息,因此,猎手误以为安能活了下来。猎手真正的代号是鹰眼,他也确实是掌握紫密的人。所以,他不能让看见他的脸的安能活下来。当晚,他乔装成医生进入病历上安能所在的病房。伪装成病患的韩冰个举起枪对准他,翟莉和赵棋荣也迅速出面,三个人形成一个包围圈。眼看鹰眼无路可逃,没想到,他却解开外套,露出了绑在身上的炸药。

鹰眼表示他身上的炸药足以摧毁整个医院,要求翟莉等人放下手枪。韩冰和赵棋荣犹豫再三,放下了武器。只有翟莉一心惦记着死去的安能,不肯就这么放过鹰眼。鹰眼步步紧逼,赵棋荣和韩冰合作默契,棋荣制服鹰眼,韩冰则迅速用手中的小刀割断了鹰眼的手筋,炸药也被他们迅速拆了下来,危机暂时解除。然而,韩冰和棋荣押送鹰眼的途中,鹰眼被人袭击,头部中弹而亡。而开枪的人也在被包围之后,当场毒发身亡。

自从回到南院,金珍一直没日没夜地算题。南院的工作也从喂鸡遛狗巡山正式转为算题,老王主任和刘一平一直鼓励金珍,配合他的算题工作,还把他的计算稿都贴在了后山的石碑上。金珍一心期盼着能够把紫密解开,然后去告诉安能,让他以自己为傲。他不知道,他再也见不到那么疼爱他的安科长了。

Q小组连夜护送安能的遗体回到701北院,心痛难当的翟莉不肯让容金珍送安能一程,雷婷只好让棋荣看好收发室的金珍。电子管找了回来,但安能却牺牲了,棋荣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老王,希望他能控制好情绪,不要让金珍知道。虽然棋荣和老王极力隐瞒,但金珍还是知道了。刘一平在看到后山的追悼会后,就跑来告诉了金珍。

金珍疯狂地奔跑在山间,脑子里浮现的都是安能曾经告诉过自己的话。他说,要自信,要勇敢,要做一个真正的男人。金珍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安能的坟墓前的,当他看到安能的遗照时,他整个人都崩溃了,他疯狂地挖开沙子,要把安能叫回来。郑当制止他,他却一时情绪激动,把他正在算紫密的事情说了出来。他每天都在算,在收发室算,在后山算,到哪里都算,就是因为这是安能给他的,是安能希望他做到的。

看到满墙的计算稿之后,高铁质问老王紫密算题的来处。老王只知道是安能拿来的, 郑当则主动承认是自己让安能转交给金珍的。由于紫密是701的机密,郑当此举触犯了军规,他当即被关进了禁闭室。

第14集 - 郑当泄密被处分 金珍成为破译员

安能走后,翟莉打开了他的密箱,拿到了他写给自己的那些遗书。安能说,当翟莉走进701的那一刻,他就注定永远只能是安科长,她也只能是他的翟莉同志。他向翟莉道歉,愧疚于没能兑现那个承诺,在和平的年代里和她一起经历不一样的人生。同时,他希望翟莉能够忘了他,虽然他知道这对过目不忘的翟莉来说很难。虽然安能离开了,但是翟莉觉得心里暖暖的,至少她知道安能其实一直是喜欢她的。她捧着一束雏菊到南院陵园看望安能,表示自己以后会带着笑容来看他。容金珍也出现在陵园,他向翟莉道歉,请求她的原谅,毕竟这次事件的开端就是他。翟莉坚定地告诉金珍,她永远都不会原谅他。

此时的另一边,总部的审查小组已经到达北院,经部里专家研究,金珍的解题思路是紫密破译工作的一大突破,他们决定立即将金珍调入北院。同时,审查小组带来了对郑当的处理意见,总部决定让郑当停职,以示惩戒。高铁院长持反对意见,紫密的破译工作正处在关键时期,701和破译处都需要郑当,他宁愿自己被撤职,也希望能把郑当留下来。

死活不肯离开南院的金珍被雷婷派人抬进了北院,雷婷将金珍带到禁闭室门前,大声地告诉他,从未进过禁闭室的郑当此刻就在里面,一切都是为了把他请进北院来破译紫密。听完雷婷的话,金珍跑到高铁院长的办公室,把揽到了自己的身上,希望他能撤销对郑当的处理。高铁无可奈何地向金珍解释这并不是他能决定的,这个时候,总部刘部长打来,要高铁释放郑当。

原来,刘部长是雷婷的父亲,雷婷特地打了请求他让郑当留在701。刘部长终决定给郑当一个严重警告处分,保留其破译处处长的职务,以观后效。从禁闭室出来的郑当与金珍见面,给他讲了自己的故事。抗日时期,身处八路军独立团的郑当以破译员的身份前往一线破译一封日军的电报。途中,他的行踪暴露,遭到了汪伪政府人员的追杀。韩冰的父亲韩再兴当时是一名地下党员,他为了保护郑当,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子被活埋。

郑当的腿就是在那时受了伤,留下了后遗症。他坚定信仰到达属于自己的破译战场,却终究没能破译那封邮件,无法阻止那场关乎多人生死的阻击战。八路军根据地遭到了日军精锐部队的突袭,独立团为保护后方转移,拼到了一刻,701名战士全部阵亡。从此,郑当不再为自己而活,他要为了这因他而死的701名战士而活。后来,独立团也成了特别单位701。不仅是郑当,在701所有成员的心中,701代表的不是数字而是信仰。

在亲手帮郑当刻完墓碑之后,金珍正式进入了北院。他成为了一名真正的破译员,被分配到破译处,也属于Q小组之一。金珍在心里暗暗地告诉自己,不管用什么办法,他都要解开这道谜题。

可是,金珍一心想着算题,却忘了和同事们打好关系。他趴在地板上算题,把整个办公室都给霸占了,别人向他请教,他也是看了两眼之后就把纸翻过来当草稿。总之,他的出格几乎把整个破译处办公室的人都给得罪了。

第15集 - 为提高计算效率容金珍努力学习使用计算机

同事去向科长告状,科长正手捧着丈夫攒了两个月肉票给她包的爱心饺子准备享用呢,一听容金珍如此目中无人,于是决定先去找他谈话。容金珍闻到了酷爱的饺子的香味,科长想着他应该还没吃饭,于是让他先吃几个饺子垫垫肚子,没想到不通人情世故的容金珍一旦开吃哪里还停得下来,左一个右一个不多时就把一锅饺子全吃完了,把他们科长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破译处的同事集体到郑当那里告状,声称如果不把容金珍调走,他们的工作无法再开展。郑当认真考虑之后决定将容金珍搬到他的办公室工作,还吩咐自己的秘书负责容金珍的起居饮食。

王大枣和棋疯子担心容金珍到了北院营养跟不上,这天炖了一锅鸡汤来到北院吵着要让容金珍出来喝鸡汤,郑当让人把鸡汤送进去给容金珍,但王大枣不同意,他必须看着容金珍当面喝下鸡汤才放心。

郑当关心容金珍的算题进度,容金珍说自己得把破译处以前算过的题全部重新算过,因为他总觉得之前的计算思路是错的,而那些题是破译处几十名同事半年的计算题,靠容金珍一己之力得算到什么时候?郑当决定让容金珍去跟翟莉学习计算机的使用方法,利用计算机来提高计算效率。

严实看着翟莉每天强装平静,却整宿整宿地睡不好觉心里特心疼,她担心翟莉真有一天会撑不下去,潘森觉得严实特别善良,他向严实提出结婚请求,严实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吓到了,潘森说他觉得安能和翟莉的事让他感悟到有什么想法就要尽早提出来,不要等到没有机会的时候再后悔。

容金珍被巡逻的士兵发现深夜躲在计算机房研究,被抓了起来关禁闭。得到消息的王大枣和棋疯子拉着横幅来到北院门口示威,在得到保卫处已经释放容金珍的确切消息才算鸣金收兵。没想到容金珍还把禁闭室当成了宝地,求着郑当和保卫处李处长商量商量让他再待两天,他说那里清静学习效率高。

敌特组织首脑觉醒者利用接头信物前往瑞祥布店召唤飞龙接受绝密任务,让他唤醒代号梅花的潜伏人员,梅花的身份是一名发报员,与他太太在宁州潜伏多年,等候被唤醒。并告诉飞龙待他把梅花唤醒后会有一名叫梁洪的商人前来联络,带他们前去领取发报机。

郑当对翟莉说自己知道她不喜欢容金珍,但她必须教会容金珍使用计算机,计算机能帮容金珍节约多少计算的时间,就等于帮701节约多少破译紫密的时间,只有破译了紫密才能告慰安能的在天之灵。

第16集 - 容金珍和翟莉受命假扮夫妻当卧底

翟莉向容金珍道歉,并让他有问题可以随时去问她,如果她也不清楚会带他一起去找苗工。

701接到一名名叫王桂华的女子打来的举报,说有两名特务安插在宁州,实际上这两名特务一名是她的丈夫,一名则是她本人。她丈夫包卫明解放前曾是敌特组织的发报员,和廖悦君受命以夫妻身份潜伏在宁州。如今是宁州机械厂的普通职工而且已经有了一个女儿,他们已经习惯于王桂华和李志强的身份,不再想过铤而走险的日子,于是决定自首。这名女子警惕性很高,提出必须面见领导再作交代,雷婷考虑到包卫明所提供的消息必定极具价值,决定亲赴宁州会会两夫妻。

包卫明交代他是保密局三十九期特训班的学员,培训毕业后不久就解放了,于是他受命潜伏在宁州等待被唤醒,组织上考虑到他成了家就不容易遭人怀疑,所以安排廖悦君与他假扮夫妻以达到掩护他隐藏他真实身份的目的,六年来他们没有任何任务,也不知道自己的上线是谁,直到在宁州晚报上看到那则寻找梅花图案围巾的寻物启事,这是他们和组织上约定的唤醒标志。廖悦君提出如果雷婷他们想要知道更多的消息,必须答应他们的条件,帮他们离开宁州以新的身份开始生活,并且必须给他们一大笔钱以维持包卫明治疗糖尿病的医药费用。

为证实包卫明夫妇说的话,赵棋荣和韩冰出马在包卫明家安装了窃听装置,从窃听到信息里查获瑞祥旅店的老板陈江年就是代号飞龙的敌特成员,曾加入汪伪七十六号特工组织,在特勤组为日本人办事,日本人投降之后又参加了敌特的侦捕组,解放后隐居宁州以商人身份长期潜伏。雷婷申请带队突袭瑞祥布店将飞龙等人一打尽,但郑当反对,他认为抓捕飞龙对破译紫密毫无帮助,既然飞龙和包卫明互相不认识,他们倒不如再造一对包卫明夫妇出来,这是他们接近紫密有利的时机。高铁问郑当有无合适的人选,郑当提议容金珍。

郑当亲自下厨感谢雷婷向她父亲刘部长求情才得以让他至今仍留在701,他说自己一直装糊涂不是因为迷恋处长这个职位,而是因为紫密未破,他没脸离开。今天他要再次请雷婷帮忙让组织上同意容金珍去卧底假冒包卫明,翟莉假冒廖悦君保护容金珍,之所以选择容金珍是因为他是有希望破译紫密的人,去当卧底也是为了让他能时间接触紫密。

潘森知道严实喜欢吃广源斋的点心,于是用自己不多的津贴托赵棋荣帮自己买了点心送给严实吃,严实则送上自己编的密码本,以方便潘森和自己联系时不被别人发现。

容金珍和翟莉接受任务,开始跟着包卫明夫妇了解他们的生活。

第17集 - 容金珍和翟莉开始了他们的卧底生涯

廖悦君把自己和包卫明之间的感情故事娓娓向两人道来,这时包卫明拿出一个铝饭盒,里面装着自己注射胰岛素的针筒,他告诉容金珍要想假扮自己课要学的就是如何注射胰岛素,容金珍拿起装着生理盐水的针筒怎么也无法向自己的肚子上扎去,翟莉抢过针筒嘴里说着这针由她来帮他打,说着手起针落,满屋子都充斥着容金珍的惨叫声。

雷婷将全新的户口本交给廖悦君夫妇,从此他们就真的是王桂华和李志强了,他们将在成都开始新生活,他们的女儿早已在那儿等他们团聚。翟莉和容金珍的卧底生涯也从此开始,翟莉宣誓将不惜一切代价掩护容金珍接近紫密,关键时刻牺牲自我保护容金珍的安全。而容金珍则取出师娘交给他的给未来儿媳妇的镯子一定要翟莉戴上,因为走出701的大门之后他们就是俩夫妻了。

容金珍和翟莉来到瑞祥旅店成功以廖悦君和包卫明的身份与飞龙接头,飞龙陈江年告诉他们组织上这次唤醒他们就是为了重建宁州市的联络点,为了避免碍眼,几天前他已经把店里的伙计都辞退了,从今往后翟莉就是店里收账的,容金珍就是服务员。陈江年在饭桌上不停地试探两人,问他们知不知道701?知不知道发电厂爆炸的事?容金珍因为紧张说话颠三倒四,反倒令陈江年觉得眼前的包卫明高深莫测看不透。陈江年告诉两人这次唤醒他们就是为了让他们替组织继续收发紫密,容金珍一听紫密就来劲了,要让陈老板立刻把紫密交给他,幸亏翟莉及时补救才没露馅。

入夜两人来到房间,容金珍将自己的铺盖搬到地板上打地铺,翟莉命令他睡到床上,容金珍却说翟莉的任何命令他都可以执行,唯独这个不行,因为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尿床,翟莉被他闹得哭笑不得。这时响起了敲门声,陈江年一直对两人还心存疑虑,这是借故说要替他们加床被子,实则是来检查他们的破绽,他发现床上只放着一个枕头,又看到了地上的铺盖卷,要两人给个解释,说话间陈江年一手已经伸到背后准备拔枪了,剑拔弩张之际容金珍反倒冷静下来了,他向陈江年承认他们夫妻的确不在一起睡,因为他有花柳病,翟莉一听趁机拔出鸡毛掸子追着容金珍打,陈江年看着眼前的一幕解除了对两人的怀疑,一场危机终于在闹剧中渡过。

飞龙看着容金珍一大早在庭院里干活,问他老婆在干嘛,容金珍急中生智称老婆还在睡觉,且不敢叫老婆起床,说是会被老婆骂死的,其实容金珍是在拖延时间让翟莉得以在房间里安装窃听装置。

第18集 - 容金珍冒险探得敌特电台所在地

翟莉的窃听装置安装成功,不远处关注着瑞祥旅店的雷婷等人已经可以听到他们的说话了。

陈江年说容金珍此人看着老实其实很不老实,活该他得花柳病,说着将当年从日本慰安所搞来的治花柳病的药交给容金珍,让他一天抹八次,十天以后包他药到病除。但有一个要求必须把裤子脱了,当着他的面抹。一刹时容金珍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纠结了半天他决定豁出去了,他让陈老板做好思想准备,不仅脏而且还有味,说着不停地挠着下身,然后冲到陈老板面前准备脱裤子,陈江年这下反倒慌神了,一手推开容金珍逃了出去,容金珍总算是又逃过一劫。

店里来了一个商人模样的客人要住店,经过一番暗号对接证实来人正是带他们去领电台的梁洪,飞龙称自己有要事要和梁老板谈,让翟莉在下面照应着。陈江年看到梁洪十分激动,但梁洪相当谨慎,他在本子上写下隔墙有耳,以笔代话。突然雷婷那边的监听装置听不到任何声音了,她派出赵棋荣和韩冰到旅店用暗语告诉翟莉情况,翟莉让容金珍上楼查看,容金珍抱着热水瓶假装替老板倒水猛地冲进房间,一眼瞥见了桌上笔记本上赫然写着货在和平饭店,又看到了桌上的房间号码牌202,梁洪警惕地合上本子,陈江年将容金珍严厉地斥责了一顿。

保卫处在例行的信件检查中发现赵棋荣可能有问题,高铁立即致电雷婷让她立即采取补救措施,雷婷下令全体监视监听人员立即撤离,实施B方案。

陈江年和梁洪下楼吩咐翟莉关上店门,称今天不营业了,店堂里正坐着赵棋荣、韩冰,还有尾随他们到来的另两名不明身份之人,翟莉连忙将打探到的消息写在收据上将收据和找钱塞给赵棋荣并一个劲地向他们道歉,赵棋荣拎起箱子就要走,却发现韩冰的脚像被钉住了一般,正站在那里死死地盯着陈江年看,原来他认出来陈江年就是当年活埋母亲的罪魁祸首,现场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店里的另两名客人明显是梁洪的保镖,看着韩冰异样的态度都悄悄地拔出了枪,随时准备展开厮杀,终于韩冰被赵棋荣硬拖着出了旅店。一路上赵棋荣觉得韩冰不对劲,韩冰让赵棋荣不要管他,先去向雷处汇报情况,没想到回到联络点赵棋荣就被两管枪对着脑袋将他押到了雷婷面前,雷婷将他直接交给保卫处,赵棋荣面对变故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韩冰晕厥在大街上,被701同仁救回送往医院。赵棋荣带回的消息经严实破译出来,翟莉告诉他们货在和平饭店202号房间。

第19集 - 敌特掌握了701行动的消息全身而退

容金珍被陈江年等人单独带到和平饭店提取电台,次离开翟莉执行任务,容金珍的内心十分紧张不安。翟莉则被留在瑞祥旅店看店,翟莉借机到陈江年房间翻找,希望能找到有价值的东西。

陈江年和梁洪把容金珍带到和平饭店二零二号房间等待另一接头人老虎的出现,701Q小组成员则在雷婷的布置下早已安插在和平饭店的各个岗位,严密监视着二零二号房间的一切动静。一名黑衣中等身材的男子拎着手提箱进入和平饭店,雷婷让手下千万不要打草惊蛇先让他们成功接头后再一打尽。那男子进入二零二号房间后正确报出接头暗号,并说上级指定要让陈老板亲自打开箱子,但陈江年在打开箱子前发现箱子上一个特别的标记,突然脸色一变,他问老虎路上是否遇到过其他人,在得到否定的回答后,陈江年掏出枪就击毙了老虎。此时门外Q小组成员正准备采取行动,孟小云在监听装置中听到枪声,立即建议取消行动。陈江年的举动也惊动了外屋的同党,梁洪对他的行为不解,陈江年告诉他老虎有问题,果然打开箱子发现电台边上放着一个微型炸弹,陈江年亏得他的老奸巨猾才得以全身而退。

701协同宁州公安局立即介入调查和平饭店爆炸一事,原来那个梁洪开房的信息全是假的,根本查不到他的底,倒是调查到送东西的那名男子的资料,说他是一名刑满刚释放的抢劫犯,此前与敌特组织并无任何关系。在现场取证时雷婷注意到了箱子上的那个标记,吴局长也觉得标记十分眼熟。

无功而返的陈江年召集所有人开会,梁洪不明白今天的电台里为什么会有炸弹,陈江年告诉他这是觉醒者的意思,那箱子上的标记就是觉醒者让人留下的,意思是行动暴露,立刻撤退。他直觉旅店里出了内鬼,让内鬼即时现身他可以留对方全尸。翟莉突然大笑了起来,她说陈老板多虑了,如果真有内鬼,那瑞祥旅店还会在吗?早被公安进来端了,陈江年告诉她公安之所以没来,是因为他们想要的东西还没到手。雷婷同样意识到革命队伍队伍也出了内鬼,从今天的情况看敌特确实掌握了他们的行动消息。

701保卫处的同志正对赵棋荣进行突击审问,他们让他解释为什么在家书里要对701的生活细节描述得如此详细?赵棋荣称自己这么写是为了哄母亲高兴,保卫处又让他解释巨额财产的来历,他称是向容金珍借的。

在701对赵棋荣进行审问的同时,陈江年也对旅店里的几个人挨个进行盘问希望找出内鬼所在。

第20集 - 钱鹏被陈江年误认为内鬼做了替罪羊

陈江年了解到梁洪的两位保镖真名分别叫庄峰和钱鹏,一年前进的组织,他们组一共四人,按老大到老四排行,之前发电厂爆炸的任务就是他们执行的,老大和老四在爆炸中身亡。

赵棋荣在保卫员带进南院的采购员左明之后知道自己的事全暴露了,他交代说自己的确靠着倒腾零食赚了点小钱,小左外出采购时他都会给小左一张单子帮人采购赚取差价,利润两人平分。赵棋荣称自己也没赚多少钱,而且都已经寄回家了。

钱鹏对陈江年说廖悦君和包卫明一定是内鬼,因为白天他们一走,那女的就去了陈老板的房间不知道干什么,陈江年一听赶紧回到房间打开床头柜里装密码本的木匣子,一看里面果然空空如也。

轮到容金珍和翟莉接受盘问了,他们正在忐忑不知如何应对,陈江年却对他们说他已经知道内鬼是谁了,他拿手枪对准钱鹏的脑袋,他已经认定钱鹏就是内奸,因为钱鹏有不停磕瓜子的习惯,而陈江年恰巧就在装密码本的木匣子里发现了一颗瓜子仁。钱鹏当场和翟莉对撕起来,都称对方才是内奸,翟莉坦荡荡地将身上的口袋全部翻出来,外套脱下甩了又甩,确实没有密码本的踪迹;这下轮到钱鹏了,陈江年让梁洪动手,梁洪一伸手就摸到了钱鹏口袋里的密码本愣在当场,就连钱鹏自己也呆住了,但现在人证物证俱在,说什么都没用,庄峰一刀结果了钱鹏,称是为老大和老四报仇,当初执行发电厂爆炸任务时他就觉得有内鬼,而这一切其实都是翟莉的周密布署,她在为他们夫妻赢得陈江年的信任的同时除去了一个敌人。

陈江年当众宣布从钱鹏口袋里发现的那个密码本根本就是假的,那就是用来引出内鬼的诱饵,当晚他居然又在桌子底下发现了窃听器,容金珍就是从那一天开始不再恐惧,他很清楚他和翟莉接下来就是在和时间赛跑了,他们必须在暴露之前找到真正的密码本。

保卫处去赵棋荣老乡调查后证实他的供词没有作假,但由于赵棋荣离开瑞祥旅店即和韩冰分开,那一段时间里他做了什么无人替他证明,韩冰又一直昏迷不醒,赵棋荣更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

韩冰终于醒了,医生替他做了详细的检查认为并无任何生理上的病症,也没有被用过药物的迹象,医生判断应该是癔病的一种表现,原因不在生理,是心理问题。

第21集 - 翟莉和容金珍身份暴露命悬一线

郑当时间去看望了苏醒过来的韩冰,郑当告诉韩冰他的父亲是个真正的英雄,要成为一辈子的英雄需要隐忍、坚持,默默地付出。成为一辈子的英雄必须要有牢不可摧的信仰,要对自己的事业有坚定的信念。

容金珍发现对面房间的窗外晒着一块白布,这是让他们立即撤退的信号,他赶紧让翟莉来看,但翟莉不同意,她经过昨天一事确定陈江年手上一定有密码本,她对容金珍说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她让容金珍先撤,她必须留下来找到密码本。

翟莉发现陈江年易容成一个白发老头的模样拄着拐棍出门了,翟莉尾承受其后跟出门,守在门外接应翟莉和容金珍撤退的人员在车内看到翟莉单独出门,意识到一定是出事了,也决定立即跟上。

翟莉外出,容金珍装成很镇定地留在旅店烧水打扫,梁洪故意套容金珍的话,他说告诉容金珍一个天大的秘密,说陈老板出门去和线人碰头去了,既然敌人可以在他们内部安插内奸,那他们自然也会安插内奸去敌人内部。容金珍得到消息后偷偷来到陈江年的房间,因为现在只有这里还有701的监听装置,他对着监听器告诉701根据他得到的情报得知,他们内部出现了内奸,但遗憾的是这话并没有传出去,孟小云发现陈江年房间的监听装置也出现了问题。

翟莉急匆匆地拎着一袋菜回到旅店,没看到容金珍,庄峰阴阳怪气地对翟莉说容金珍正在楼上和陈老板聊天呢,让她回来也一起上去聊聊,翟莉一脚踏进陈老板房间就看到被五花大绑的容金珍,同时两管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她的脑袋。原来陈江年房间的监听装置也早已被拆掉,容金珍和翟莉也早已引起了敌特方面的怀疑。

雷婷下令闯入瑞祥旅店救人,但当他们进入旅店却发现早已人去楼空,并在旅店内发现了暗道,显然翟莉和容金珍已经被陈江年从暗道中带走。

郑当问韩冰当天和赵棋荣一起离开旅店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会莫名晕倒?韩冰告诉郑当自己认识陈江年,他就是当年活埋自己的母亲的人,他看着杀母仇人却什么也不能做,他觉得这样的自己很可耻,他不想让赵棋荣看到自己失态的样子,所以单独离开了,后来就晕倒了。

陈江年驱车将容金珍和翟莉带到青云观,两人被关在一起,容金珍对翟莉说也许今晚他们都得死在这儿,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一点都不害怕。701召开紧急会议,高铁宣布刘部长指示,不惜一切代价救出落入敌特组织的同志。

第22集 - 容金珍决定牺牲自己掩护翟莉逃生

宁州公安、宁州警备区全力配合营救翟莉和容金珍的工作,高铁根据掌握的线索下令对路明山一带进行拉式搜索,郑当不顾自己的腿伤坚持参加行动。

敌特先将翟莉拉出去审问,陈江年让翟莉交代容金珍是不是破译紫密的人,问他们的破译工作进行到什么程度了?不回答就将翟莉的脑袋摁在水缸里,一次又一次的暴力威胁始终撬不开翟莉的嘴。

容金珍趁着没人注意,他卸下了门栓上的铁片,用铁片撬下了地板上的长铁钉,他将铁钉藏进口袋后开始狠命地拍门说有事情要交代,他说翟莉什么都不知道,于是陈江年派人押出受尽折磨的翟莉换审容金珍,回到牢房短暂的相遇时间,翟莉问容金珍到底在搞什么鬼,她求容金珍必须告诉她实话,容金珍上前一步紧紧抱住翟莉在她耳边轻声叮嘱,说当初是她说的他们俩人不能全死,必须活着出去。临走又郑重地说了一句看似没头没脑的话蚂蚁,稻草下面有蚂蚁。

翟莉知道容金珍的话定有所指,待容金珍被带走后翟莉根据他的提示扒开牢房地面上的稻草,果然发现地板有撬开的痕迹,轻轻敲击地板明显听到空洞的声音,掀开地板果然发现下面有地洞直通山林。容金珍被直接带到觉醒者面前,觉醒者问容金珍有什么要交代的?容金珍则反问他们需要知道什么?觉醒者告诉他自己什么都不需要知道,因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也知道容金珍是想替翟莉求情,他提出要求,如果想要他放过那个女的,那么条件就是需要容金珍和他合作。觉醒者告诉容金珍自己就是设计紫密的人,他需要容金珍和他一起设计一套比紫密更神奇、更华丽的密码。容金珍当即拒绝了觉醒者,他说自己永远不会背叛自己的祖国,觉醒者试图说服他,说数学本身并无国界,但容金珍坚持他有自己的政治立场和信仰。

陈江年发现牢房里不见了翟莉的身影,他一边派人从地道追出,一边立即向觉醒者报告,觉醒者怒了,他知道自己中了容金珍的调虎离山之计,他吩咐手下将容金珍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处理了,不要让自己听到枪声。翟莉从牢房逃出,在山林中拼命奔逃,身后是一路尾随的追兵。

第23集 - 容金珍被逼跳下悬崖生死下落不明

容金珍被五花大绑地带离青云观,在远离道观的地方梁洪和庄峰开始刨土挖坑,准备将容金珍活埋,容金珍则趁着这个时间取出藏在身上的铁钉试图割断身上的绳索逃生。觉醒者待众人离开后取下面具戴上眼镜转过身,赫然竟是容金珍的导师约翰李。

翟莉身后的追兵越逼越近,就在她快陷入绝望之际,她的援兵及时赶到,赵棋荣率人逼退追兵,救下翟莉。

手下向觉醒者报告701的人找来了,他们必须要撤了,约翰李不紧不慢地起身说,他必须要为701留下一份礼物。

梁洪和庄峰将土坑挖好,梁洪奇怪地自语,替觉醒者杀了这么多人,这次居然吩咐他让容金珍死个痛快,随即他拔出枪准备一枪毙了容金珍,枪声响起容金珍应声倒地,但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受伤,是庄峰在时刻抬起了梁洪的手,他让梁洪把容金珍交给自己,是容金珍令他亲手杀了自己的兄弟,他一定要让容金珍受尽折磨而死,梁洪坚决不允,两人争执之间互相推搡起来,把躺在地上的容金珍给忽略了,容金珍睁开眼睛看到眼前一幕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他悄悄爬起来试图逃跑,反应过来的梁洪和庄峰在后面狂追,并一枪打中了容金珍的肩膀,容金珍带伤依然往前猛跑,眼看跑到了悬崖边上,下面是滔滔江水,后面是如狼追兵,容金珍心一横跳了下去。梁洪和庄峰都认为容金珍从这么高的悬崖跳入湍急的江水,身上又有伤,已是必死无疑,梁洪为违背了觉醒者的命令而不安,于是趁庄峰不注意一枪取了他性命,对于他而言相信死人是安全的。

翟莉带着赵棋荣等人重回青云观想要营救容金珍,却发现道观中所有人早已撤离,在暗道中他们不慎触动觉醒者留下的机关,翟莉为掩护同志腹部中枪。

赵棋荣等人赶到悬崖边,却只看到尚未气绝的庄峰,容金珍早已失去了踪影,赵棋荣像疯了一般要杀了庄峰给容金珍报仇。

王大枣在南院自作主张给容金珍布置了追悼会,郑当看到大怒,他把所有人赶了出去,毁了灵堂的布置,用手杖砸了容金珍的遗像,他不相信容金珍会这么就丢了性命,他恳求院领导当务之急是派人去找容金珍、救容金珍,而不是在这里印光荣证、办追悼会。

郑当决定亲审翟莉,他要问问翟莉为什么抗命,明明院里已经发出了撤离信号,她为什么不撤,明明派她去保护容金珍的,结果却令容金珍生死下落不明。翟莉说自己有重要情况要汇报,她说他们内部一定有奸细,当天陈江年就是和那安插在701的内奸碰头后才确定她和容金珍是卧底,并能准备叫出容金珍的名字。

郑当、高铁和保卫处处长一起逐个排查内部人员,希望锁定奸细目标。

以上就是解密分集剧情介绍(集),相关剧情还在更新,敬请关注!

【图】夏日街拍牛仔裤美女图片欣赏?四款美搭穿出抢眼清爽夏日装扮
中老磨憨—磨丁口岸将实施便利化运输
包装机械行业未来发展态势预测及分析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