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贪腐案细节曝光回扣25起

2019-06-08 11:21:01 来源: 红桥信息港

宝宝流清鼻涕咳嗽
宝宝流清鼻涕咳嗽
宝宝流清鼻涕咳嗽

让鸿海精密(以下简称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震怒不已的子公司富士康内部贪腐案,终于在2014年初开始收。除了将深陷贪腐黑洞的原“台干”高层羁押归案外,采购供应链中的贪腐细节也被司法部门一一披露。但从进展的缓慢程度来看,这桩案件的侦办显然并不如想象中容易。

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在回扣已经成为心照不宣的“行规”时,郭台铭的怒火并不能让这桩贪腐案件成为富士康的一桩。

历时一年开始收

历经一年多时间的调查取证,收行动已经展开。

1月21日,台湾司法部门以违反证券交易法为名,突然搜查并约谈了均已从富士康辞职的原SMT(SurfaceMountTechnology)技术委员会高层。其中包括原总干事邓志贤以及原负责苹果iPad生产线采购的经理陈志钏和原负责苹果iPhone生产线采购的经理游吉安等12名原富士康“台干”及相关证人。

次日,鸿海前副总、前SMT技委会副主委廖万成也主动归案,接受调查。他成为鸿海内部贪腐黑洞涉及的别管理层。

尽管鸿海早就将自己整理的举证内容交给警方,郭台铭也在时刻关注案件进展,但这桩案件侦办得并不容易。

2013年1月9日晚间,鸿海集团对外发布声明,确认有厂商向其检举集团旗下富士康SMT技委会高层长期向供应商索贿。并表示,晚会在一个月之内向社会公告进展。当这桩案件再次映入公众视野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

而事实上,这个案件爆发的时间则更早。早在2012年9月,鸿海集团行政总经理兼商务长李金明便收到了厂商的检举信,并附上了账册资料。郭台铭闻之震怒,要求立刻揪出内鬼。

贪腐案在大陆进行得并不顺利。据了解,深圳警方在2012年9月逮捕邓志贤后,已因证据不足在2013年4月将其无罪释放。

除此之外,查清SMT内部贪腐还存在困难。据台湾媒体消息,台湾检调部门目前发现的违法行为只是冰山一角,并且发现廖万成等人为避免犯罪行为曝光,通过中间人郝绪光,以顾问公司名义与厂商签约收回扣,并且大部分回扣都汇存涉案人境外账户洗钱。

鸿海在1月21日晚间发表声明确认了此事,在表示会主动配合侦办案件外,还呼吁涉案员工主动配合法律调查。

贪腐细节曝光

历时漫长的调查取证后,台湾省司法部门对富士康内部贪腐案掌握了更多证据。

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检调部门怀疑,原富士康SMT技术委员会副主委廖万成等公司高层,长期利用所在的SMT技委会掌握遴选苹果生产线零部件供应商资格,以及采购的机会,向厂商索取2.5%的回扣。

但2.5%的回扣仅仅只能让行贿厂商拿到供应商资格。若想进一步取得供货标单,厂商仍需再向SMT行贿。而这些贿款则由邓志贤统一收款并进行分配。

廖万成的卷入则更深。其在2011年退休后,仍凭借在鸿海的影响力,通过邓志贤继续索贿。有消息称,其甚至一度要求将回扣由2.5%提高至3%,其中多出的0.5%由其独吞。有消息称,就是由于廖万成的需索无度导致厂商不满,遂向鸿海检举揭发。

据了解,廖万成是跟随郭台铭多年的老臣,除了曾担任SMT技委会的副主委外,更兼任了其他数个技术委会的副主委一职。

而更令郭台铭恼火的是,这些曾经的公司高层在揩完公司的“油水”后,除了否认对自己拿回扣,损害鸿海利益的指控之外,还反过来向鸿海追讨当初辞职遭扣的薪资,以及昔日鸿海配发的股票。

有着“天下会”之称的SMT技委会在富士康中有着得天独厚的揽财条件。

据了解,SMT指的是工业制造中的表面黏着技术。基本上富士康的每个事业群都需要SMT生产线,也会有相应的SMT技委会。而SMT技委会则掌握着所有SMT生产设备以及生产资料的供应商资格审核以及采购审批的权力。

而随着将在2014年面世的iPhone6生产线的上马,以及之前生产线的例行折旧,鸿海采购经手的采买资金数额巨大。据熟悉富士康的业内人士对估计,每年经手SMT技委会的采购经费多可能有四五百亿。

内部展开反腐运动

SMT被连锅端,以及富士康一直面临的腐败困扰,除了让郭台铭震怒外,还促使他在富士康内部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反腐运动。

据了解,鸿海要求每个员工要与交易往来的厂商签署诚信交易的相关法律档案。此外郭台铭还鼓励富士康员工内部举报发现的贪腐行为,并给予相应的物质奖励。除了公布内外举报邮箱之外,富士康还成立了专门的受理调查小组进行调查。

在内部贪腐案曝光后,鸿海也在调整自己的采购体系。在去年1月,富士康已经表示,停止了与大陆相关供应商的往来。

但发生更大变化的是鸿海采购体系的内部。鸿海在事发之后曾表示,将要修正采购作业程序。一个大的举措,便是改变采购权过于集中的现状。

2013年7月,郭台铭宣布鸿海将进行事业群分拆,形成联合舰队的模式。

上述业内人士对分析称,据他了解,鸿海除了总部全球采购外,各个事业群也有自己独自的采购部门。但总部采购的权力要比下面事业群大得多。事业群都分出去自立门户就意味着,总部掌握的采购权肯定就要下放。

尽管郭台铭一再表示要严控主管操守,不容许类似事件再度发生。但他不得不面临的一个现实是,与他的震怒与重罚相抗衡的,是整个行业无孔不入的利益诱惑。

SMT显然不会是让他震怒的一桩贪腐案。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向采购部门行贿已经成了行规。他说:“不仅仅是富士康,任何一个公司的采购都会面临着收不收回扣的选择。而小企业要想成为富士康的供应商,上贡的只能更多。谁不想跟富士康做生意?”

在移送法办之外,郭台铭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科技责编:彭丹丹)

金海家园公寓出售_海阳房屋出售
一自论证各式各样OR垫底之公有云
京东携手都市丽人 共同设立10亿规模时尚产业基金-品牌动态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