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雪上项目冬奥会冲金难只因火候还没到

2019-06-13 22:40:36 来源: 红桥信息港

中国雪上项目冬奥会冲金难 只因火候还没到

几乎是3天前女子比赛的翻版,当地时间2月17日晚10时许,索契冬奥会男子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第3轮决赛,4名晋级的选手中有两人来自中国,但金牌却又一次与中国选手无缘。

一直艳阳高照的索契从2月16日晚开始变天,一夜的雨水让整座城市笼罩在迷雾中。原定当天中午在罗萨胡特高山滑雪中心举行的单板滑雪男子坡面障碍技巧赛,因山雾太大被迫改期,但当晚同样在该中心举行的男子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比赛却按预定时间进行。

浓雾在晚上已经消散,但赛场的雪质却已有变化。雪太软了。在第2轮决赛中出现落地失误的中国选手吴超在赛后郁闷地表示,今天的起跳和空中动作是这几年做得的一次,但落地也出现了几年来少有的重大失误。吴超分析失误的原因,一是自己的状态太兴奋,动作变形,此外就是对赛场雪质的不适应。

对于一名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选手来说,比赛场地的雪质条件对于临场发挥有重要影响。中国队教练纪冬抓了一把罗萨胡特高山滑雪中心的雪给看,雪就像是泡在水里一样湿淋淋的,这是海洋气候雪,欧美国家的雪场大多都是这种雪,索契是这样,上届温哥华也是这样。这种雪更软、更滑。纪冬表示,中国没有这种雪,我们在内蒙古阿尔山训练基地的雪都是干的,是陆地气候雪。

中国选手通常在更严寒的条件下训练,冬天阿尔山训练基地的气温低至零下二三十摄氏度,这样的低温是绝大多数欧美滑雪选手从未遇到过的,也不可能在欧美国家的雪场出现。但中国选手练就的一身对抗严寒的本领在冬奥赛场并无用武之地。2月14日,索契冬奥会女子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比赛的赛场气温是0摄氏度,2月17日,男子比赛的赛场气温是2.5摄氏度。纪冬表示,对于中国选手来说,比赛与训练时存在的二三十度温差也是需要适应的问题。

中国的自然环境决定了雪场条件很难消除与欧美国家雪场的差异。但中国选手的技术水平却可通过自身努力达到世界。无论是中国女队的徐梦桃、李妮娜,还是中国男队的贾宗洋、齐广璞,都具备夺取奥运的实力。中国人在技巧类项目上有优势,国家选取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作为中国雪上项目的金牌突破点,也是一个正确选择。但我们盼望了那么久的金牌,为什么总是幻化为银牌、铜牌?面对中国何时才能再夺冬奥会雪上项目金牌的问题,纪冬表示,从中国滑雪项目的整体发展水平而言,我们还缺少底蕴,还没到水到渠成的时候。

2006年都灵冬奥会上,被中国代表团寄予夺金厚望的李妮娜夺得银牌,但韩晓鹏却在男子项目上出人意料地夺取一枚金牌。纪冬表示,中国队获得那枚金牌,固然有选手自身发挥优异的原因,但也有客观因素。在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这样的裁判打分项目上,裁判的个人喜好、对运动员的印象、地区利益平衡的考虑等诸多原因,都可能对参赛选手的得分产生影响。

雪上项目是欧美国家的传统体育强项,中国开展的历史短、整体水平低,能够跻身国际裁判界的人少之又少。本次索契冬奥会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比赛的裁判名单中,无人来自中国,俄罗斯、澳大利亚和美国等强队却都有本国裁判参与打分,白俄罗斯虽没有裁判,但与俄罗斯的密切关系,决定了白俄罗斯选手在索契享受到了几乎与俄罗斯选手相同的东道主待遇。

韩晓鹏夺冠那次,是中国选手少有在国际重大比赛上未被裁判压分的情况。此次在索契,徐梦桃、张鑫等中国选手都对自己的动作被裁判压分颇有微词,但纪冬对此却已见怪不怪,据我所知,中国目前只有一人在国际滑冰联盟里,话语权非常有限。一个在国际滑冰联盟缺少话语权的国家,其运动员又怎么可能获得裁判的加分?

贾宗洋、齐广璞两名中国队员为自己在一轮决赛的动作失误懊恼万分,贾宗洋相信,如果两名中国选手成功完成动作,得分肯定会比夺冠的白俄罗斯选手库什尼尔高,那么,中国队期盼已久的梦就能实现。但纪冬却不认同,白俄罗斯选手占据天时地利人和,中国选手就算高质量完成了动作,也未必是我们的。

中国选手可以拿很多银牌、铜牌,但想拿却需要各方面的条件都具备才行。纪冬将这个过程形容为水到渠成,但他认为中国还没到那一步。

不过,再夺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的冬奥金牌却是中国队和中国代表团的强烈愿望。再拿银牌、铜牌已经没有意义,是李妮娜、徐梦桃、贾宗洋和齐广璞4名中国队员都说过的一句话。亲临现场却见证中国队又一次与金牌失之交臂后,中国代表团副团长肖天非常失望,他认为中国运动员在一搏上还不够坚决,但他也能理解,这两届冬奥会,中国运动员太想拿这枚金牌,他们的心理压力肯定很大。

本报索契2月18日电

乙肝小三阳
人蠕形螨病
开微店怎么赚钱
本文标签: